中文阅读网 > 大魏春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两辈子的勇气(为盟主“蓝色的吃货刺猬”加更1/3)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两辈子的勇气(为盟主“蓝色的吃货刺猬”加更1/3)

        郭玉枝檀口微张,杏目圆睁。

        清泪似是断了线的珍珠,滴滴滚落,偏偏脸上却又带着笑,分明是喜极而泣。

        夫妻近二十载,彼此间怎可能不了解?

        李始贤这个讲故事的,仿佛比郭玉枝这个听故事的还要震惊?

        他不可思议的问道:“夫人……你,竟然信了?”

        “我为何不信?”

        郭玉枝柳眉一竖,话音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我儿就该顶天立地,气吞万里……”

        李始都惊呆了,直愣愣的盯着她:不会高兴的昏了头了吧,这样都信?

        夫人平时里那般聪慧睿智,这换到儿子的头上,怎么连基本的道理都不讲了?

        没救了……

        郭玉枝满脸都是英气,眼中精光四溢,语气亢奋致极:“早就同你讲过,我儿生来就气概不凡,不论他做出何等壮举,我都绝不怀疑……”

        李始贤牙疼般的呻吟了一声:“那近万雄兵,上千铁骑暂且不说,若是因缘际会,也并非不能做到。留实(郭存信)也更不必说,他是舅舅,岂有不帮趁外甥之理?

        但那张敬之杨舒之辈呢?哪个不是一代人杰,为何就能对承志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特别是那杨舒,又臭又硬,却能让人又敬又怕,连他见了都得退避三舍。儿子又是如何让这等人物对他鼎力相助的?

        越想越觉的惊奇?

        “这有何难?”

        郭玉枝竟是半点都不惊疑,“所有人都只当承志为了平乱,才散尽了巨万家财,又怎可能对他不心生敬意?先入为主之下,自然处处都合眼缘,处处都看他顺眼……”

        李始贤愣了愣。

        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我只是担心,承志起兵时所费钱财的来路……”

        郭玉枝俏脸一寒,粉面上猛的生出几丝煞气:“自是我李氏家财,谁问都是这般说法……”

        李始贤郑重的点着头:“这是自然!”

        ……

        夕阳西下,清风徐徐。

        战场上尸横四野,一片狼籍。

        火虽然早已熄灭,但不少的尸体上依然还冒着青烟或是热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其浓郁的肉香味。

        时不时,竟然还能听到一丝呻吟?

        这分明是有人还没断气……

        一路走来,李承志也算是久经风雨,见惯了生死,但看着眼前的惨相,还是忍不住的心里发寒,呕意一阵连着一阵。

        连他自己都觉的奇怪:为何战斗的时候,自己心硬的就像是一块铁石?

        一道道冷酷的军令从自己口中发出,而后贯彻全军,变成一条条收割生命的指令,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人命倒在自己眼前,嘶嚎惨叫哀求的时候,自已的内心,竟不起丁点的波澜?

        仿佛那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只代表着一个个数字……

        看他神晴有异,李松忍不住轻声提醒了一句:“郎君?”

        “无妨!”李承志摆了摆手,只是捂着鼻子的帛巾又按紧了几分。

        除了他与李松,还有胡保宗与李亮。

        一主二副三位统帅,并步营弓营器甲营三营军主共兼一职的李亮,这俨然是白甲军的最高军事组织。

        此时却都挤在一座逼仄的望楼里。而对面一里外,便是叛军的大营。

        但凡李文孝再生出些如白日那般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勇气,派几队炮兵强攻,说不定就能将白甲军的四位高层来个一锅端……

        其余三个,全都满含敬佩的看着李承志。

        他们也不知该说李承志是运气好,还是该说他倒霉。

        四路大军,三面都已深入敌营腹心,但大都没怎么接战,便是听起来杀敌如最多的骑兵,也杀的不过是无半丝战力的乱民。

        偏偏就是李承志这留守老巢的一路,谁都以为也就是做做样子,打打酱油,但到头来,却是他这一路从牵制到佯攻,最后直接演变成实战,打的好不激烈?

        至于战比……

        他们已经无力吐槽了。

        好似战力再强的敌人到了李承志手里,都跟纸糊的一样?

        看看眼前的战场就知道了……

        那满山遍野的累累焦骨,总不会是假的吧?

        可见敌人之疯狂,战况之惨烈。

        但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李承志当初把兵带出营是什么样的,到最后带回去的时候,依旧是什么样的……

        真敢这样说出去,绝对会被人以为是醉话,说不定还能笑掉几颗大牙。

        但偏偏这就是事实……

        最幽怨的胡保宗,用李承志的话说,他今天就打了个寂寞!

        出去溜了一圈,别说接战,连敌人长什么样都没怎么看清楚,非战斗减员倒是都快要上百了……

        回营的时候,几个弓兵操作不当,点燃了车里的火箭,而后引火烧身。吃痛之下,兵卒如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竟又引燃了好几辆……

        好在胡保宗当机立断,令胡信果断出手,避免了更大的牵连,不然他能不能回来都还是两说。

        而且不单单是胡保宗,竟连李亮的营中也发生了这种现像……

        这就是经验教训,这三个终于明白,为何给交待火箭时,李承志会那么谨重的叮嘱……

        李承志不理他们,只是眺望着不远处的敌营。

        谁都没想到,白日一战之后,白甲军不但没撤军,反而直接将营寨往前移了三里,直接扎到了战场上。

        再要近一点,就能怼到叛军的脸了。

        反倒是李文孝主后后撤,空出了近两百丈的的纵深。

        无数的乱兵乱民扎木墙的扎木墙,立拒马的拒马,挖壕沟的挖壕沟,引水的引水。

        吃了一次亏,叛军再蠢也学聪明了:离白甲营最近的就是灌满水的壕沟,足有丈余宽,而且不算浅,至少三四尺。

        之后二十丈,才是拒马和木墙。营墙后,又是车阵,其上全是弩兵,其中竟还有车弩和摧毁石机,看数量竟然不少?

        有壕沟挡着,白甲兵的厢车想靠近就没那么容易了,而这么远的距离下,弓手射出的箭,也根本造不成什么杀伤力。

        况且墙后还有强弩和石炮,李承志若想冲击,能不能胜不好说,折损定然极大。

        李松和胡保宗都想不通的是:李承志与李文孝罢战时,才是巳时正(早十点),之后叛军才开始重新立的营。

        而当时,不论是胡保宗的黑骑,李松的白骑都已回返。但他们屡次请命,请求率骑兵袭扰扎营的叛军,李承志却屡次不准,只说叛军十之八九有埋伏。

        就这样,竟眼睁睁的看着叛军将营寨重新立了起来?

        当时但凡派铁骑袭扰,别说一天,李文孝十天内能将营寨立起来,胡保宗都绝对称一声佩服……

        听身后的两人偷偷的叹着气,李承志哪还不知道他们的可惜什么?

        只以为是天赐良机,但为什么就不想想,刘慧汪真要这么弱鸡,为何今日这么大的折损后,却依然巍然不动,无动于衷?

        仔细算算,败了李文忠之后俘了近六千,攻破安武城,又俘了两千,再加今日李承志斩获于阵前的这三千,这已经是一万一了。

        李文忠曾言,刘慧汪应该只有精锐二十营或二十四营,也就是二万四千人,可能还要算上李文孝的两千私兵。

        这已然被李承志斩俘近半了,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哪还能坐的住?

        但偏偏刘慧汪依然能稳如泰山?

        只因他还有极大的依仗,对其而言,至多也就是伤了点筋骨,还远不到另做打算的程度……

        “简直不知死活!”

        李承志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在骂谁,将一块白绢往后一抛,甩进了胡保宗的怀里。

        “什么东西?”

        胡保宗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顺手接住。

        上面有字,似是一封帛书……

        心里正自猜疑,当看到信上的第一句话时,胡保宗神情一僵,眼珠子直往外突:

        李帅,这小小见面礼可还受用?若嫌不够,只要你鸣一声鼓,老夫立马回营,再送你三千……

        这竟是李文孝的降书?

        其中不但将叛军兵力部署近期作战计划武器装备等等罗列的一清二楚之外,更是声称,刘慧汪根本不止眼前看到的这些兵,而是另有强援。

        只是刘慧汪一声令下,便是刀山火海也敢闯一闯的僧兵,也就是胡保宗今日遇到的那一种,泾州往南不到四十里的鹑觚县城中,至少还有三千。

        但这不是关键,令人心惊的是,刘慧汪竟然起兵之初,竟已暗通了吐谷浑,吐谷浑更是早就派了铁骑前来襄助。

        具体兵力有多少,李文孝也不知道,但据他猜测,至少也该有三四千铁骑。

        而这等强兵之所以藏在鹑觚县,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奚康生的……

        不过就连刘慧汪也没想到,奚康生还没来,却突然冒出来了李承志?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人家还是造反的叛贼?

        几千几千的精锐流水介一般的折在了白甲军手中,刘慧汪怕是早已将李承志恨之入骨了……

        李承志怀疑,自己今天要再杀的狠一些,有很大的能逼着刘慧汪提前动用伏兵。

        四千铁骑,这是什么概念?

        一造反的乱民,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而且天知道这仗打着打着,是不是又会冒出几千,甚至上万来?

        李承志能忍着没退兵,而是如一颗楔子一般钉在刘慧汪面前,已是将两辈子的勇气全都鼓起来了……

  https://www.zwydw.com/book/68/68080/37570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