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金牌村长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想想你的初心

第二百一十七章 想想你的初心

        “苏策629票……”

        随着梁有才大声念出最终票数,操场内爆发出欢笑声。

        张家湾村委总人口一千二百余人,具备投票资格的总共才九百八十多个,苏策一个人得到的选票比张雷和李少雄两人加在一起都多。

        李少雄143票,张雷207票。

        从票型上不难看出,尽管苏策演讲发挥的挺好,可依旧有人不愿意买账,这些不买账的人又以张家湾的村民居多。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有村民开始离开,书记是谁值得看,剩下的委员就没必要了。

        “小苏,恭喜。”

        梁有才率先跟苏策表示祝贺,紧接着是竞选成功的村委干部。

        大部分村委干部都竞选成功了,只有张启亮一个人落选,新加入的委员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是张家湾开超市的老板,名叫张家栋。

        都在对苏策表示祝贺,没有人发现落选的张启亮悄悄离开。

        选举结束,苏策带着一众村干部送镇领导和那些工作人员离开,等领导们走后,林秀莲柔柔笑道:“苏书记,要请客哦。”

        “请客什么的不重要,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听苏书记的致富规划和想法。”张家栋本就是生意人,生意人最擅长的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眼看李少雄和张雷没有心思留下,便主动说了一句。

        说到致富规划,张雷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点头附和道:“就是,吃饭什么时候都行,我也想听听怎么做才能致富。”

        “希望某些人说的话能算数。”李少雄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句。

        屈子在一旁看着苏策,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过程虽然多了意外,但结果跟自己预期中一样。

        你不是不愿意担责任操心集体公司的事情么,竞选成功后,集体公司的事情就成了日常工作,看你怎么拒绝。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哪来那么多话。”

        唐铁毫不客气的怼了李少雄一句,又对其他干部说道:“村民都走了,就剩下下坝村的人等着跟小苏一起回去呢。想听致富经,以后有的是时间,急什么。”

        说完,径直离开。

        ……

        “苏策,你能当上村支书必须得好好感谢我。”

        回去的路上,刘通坐在副驾驶一脸得意,“上次说竞选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当村支书,现在是不是应验了?”

        “你快闭嘴吧,你上次说的明明是等苏策混到村支书。”田浩直接揭穿刘通。

        刘通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不要在意细节,我是不是说过苏策能当村支书?现在村支书当上了,就剩下把村委会搬到咱们村了。”

        村委会搬到下坝村?

        苏策笑着摇头:“你想得太多了,能当上村支书都已经是意外的惊喜,村委会肯定没戏,其他三个村人口都比咱们多,谁也不能同意把村委会搬到咱们这里来。”

        刘通嘿嘿一笑,“村委会的事情先不说,回去之后是不是得好好安排一顿?也不要太铺张浪费了,你家不是还有不少喜酒呢,搞一件出来。”

        结婚时生怕酒水不够用耽误事,苏策买了很多,结果是没有用完。卖酒的老板说过用不完可以退回去,苏策却嫌麻烦没有退。

        那么多工人,还怕酒喝不完?

        “想喝酒就直说,还找那么多理由,小策肯定会安排的。”坐在后排座的毛爷笑着替苏策做决定。

        回到村里,等待多时的妇女们围了过来,秦岚忍不住好奇抢先问道,“选上了吗?”

        妇女们一脸关切,就连苏大强都伸着脖子等待结果。

        “不但选上了,而且还有意外之喜。”

        田浩抢在苏策前面回了一句,而后又冲秦岚笑道:“你这丫头命好,富太太当了不说,以后还要当官太太。”

        官太太?

        秦岚眼睛一亮看向苏策,普通委员算什么官,除非……

        不光是秦岚猜到了,其他几个人也是惊讶看着田浩,随后又看向从车上跳下来的几个人。

        “咱们村要么不竞选,一出手就是村支书,厉害不?”刘黑娃一脸傲意的笑着。

        村支书?!

        “真的?”胖铃和刘桂香不约而同出声。

        身为主角,苏策自然不能让别人抢走所有台词,赶紧点头开口:“中午都在我家吃饭。”

        ……

        村里没什么可交接的工作,竞选结束第二天苏策就正式走马上任,在村委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没有经验,苏策只能把主要工作负责人喊过来一一聊天,了解村委的工作内容。

        “这都年底了,该做的工作基本上都搞完了。”

        虽然竞选书记失败了,但张雷依旧是治安主任,弹了弹烟灰,张雷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按照惯例,真有一件事需要特别注意。”

        “什么事?”看张雷表情严肃,苏策直接问道。

        “禁赌抓赌。”

        张雷坐直身体,“禁赌是派出所的工作,但该做的宣传不能少。还有,万一有人偷摸赌博被抓了,咱们还得操心把人捞出来,不能让人在里面过年。”

        年关将至,外出打工人带着一年的收入回到村里,不管是出于娱乐打发时间的目的,还是其他目的,老少爷们儿总会忍不住想要耍两把,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只要金额不是很大,派出所不会上纲上线。可总有人控制不住自己寻求刺激,每年过年都能听说某某村的某某某因为赌博被抓了。

        苏策默默点头,突然笑着问道:“你有钱吗?”

        张雷愣了一下,“我不赌博。”

        苏策颇为随意地靠在沙发上,“喜欢赌博的人肯定不会听咱们劝说,我认为咱们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苏策的态度让张雷皱眉,赌博的人被抓确实不值得同情,但身为村委干部,如果负责的村子出了这样的事情,脸上多少会有点难看。所以,一般村干部都会捏着鼻子帮忙捞人,尽量将不好的影响控制住。

        苏策的说法没有错,但有点想当然。

        张雷的沉默苏策看在眼中,依旧遵循自己的想法说道:“我相信大部分村民是出于娱乐的心态玩耍,我不反对这种娱乐方式,但我觉得咱们可以利用年关这个特殊的时间做点什么。”

        张雷疑惑看着苏策。

        “赌博的前提是有钱去赌,这个时候回来的务工人员都有钱,只是多少不一罢了。有钱在手,就会滋生多余的想法,我觉得与其毫无作用的劝说,不如帮他们合理规划带回来的这笔钱怎么用。”

        张雷若有所思,随后眼睛一亮身体前倾:“你的意思是给他们找个赚钱的法子?让他们把钱花出去?”

        “对!”

        苏策笑着点头,“找个事情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最好是能把他们的钱也转移走,只有这样他们才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做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果能成功,还用担心村民赌博被抓吗?当然,个别无可救药的人不算。”

        “你有新的赚钱方法了?”张雷好奇追问。

        苏策摇头,眼看着张雷热切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失望,反问道:“只要能赚钱,还分什么新老方法吗?”

        张雷干笑一声,“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张雷似乎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看着苏策,“集体公司刚成立,还没见到收益,这个时候再让村民入股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不是集体公司。”

        不是集体公司?

        张雷有些纳闷,“那是什么?”

        “嘶……”

        光顾着说话了,烟头烫到指头,张雷赶紧甩手丢掉烟头。

        “有机蔬菜确实有前景,但那么多村民一起入股,最后分到每个人手中能有多少?当做外快可以,指望集体公司带动百姓们致富有点不现实。”

        苏策的说法让张雷撇嘴,对你来讲是外快,对于普通村民那是不菲的收入。“有机蔬菜排除,那还能干什么?跟着李家坪搞养殖?”

        “养殖风险太大,不适合普通百姓干。”

        “跟着唐家坳种木耳?”张雷说完就笑了,紧接着摇头说道,“唐家坳种木耳的事情我简单了解过,他们紧挨着大山森林能种,我们张湾村这里可没有那种环境。”

        “为什么不能去唐家坳种木耳呢?”

        苏策似笑非笑的反问一句,“你刚才的话说明你之前考虑过这件事,既然知道环境很重要,为什么不能去环境合适的地方种植呢?”

        张雷不说话了。

        “外出千里打工可以做,去十几里外的村子创业不行?”

        苏策表情淡淡,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丢给张雷,又是接着说道:“学习别人不是丢人的事情,跟着别人一起赚钱更不是抬不起头的行为。”

        “唐家坳那些村民没种木耳之前还质疑过唐铁,后来看出能赚钱,主动跟着唐铁学习种植木耳。”

        停顿一下,苏策提高语调,“过年的时候就要大批量采摘了,如果行情没有变化的话,每家都能收获丰厚的报酬,我觉得这是一个引导村民的好机会。”

        “就拿唐铁的种植规模来讲,投资十几万块钱一年就能回本,剩下两年是纯利润。平均下来一年收入十万块钱还高,既有不错的收入,还不耽误做别的事情。这么好的事情,咱们为什么不大力推广呢?”

        张雷似乎有些意动,“你打算怎么做?”

        这个想法是苏策临时想到的,之前就听唐铁说过有不少村民准备过完年扩大规模,正好张雷提到禁赌抓赌的事情,脑子一转就把两件事连接在一起了。

        “我跟你说的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到底能不能行得通,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那谁说了算?村民吗?我去做他们的工作。”苏策突然的不确定让张雷有些焦急。

        “唐铁说了算,想去唐家坳种木耳,是不是得跟唐铁学技术?是不是要占用他们村的山地?人家愿不愿意教,愿不愿意给场地都没确定,你做村民的工作有用?”

        说话的时候,苏策已经拿起了电话,当着张雷的面拨通唐铁的电话,随后开启免提,将电话平放在茶几上。

        “小苏。”

        唐铁的声音出现,张雷不自觉的朝着电话靠近。

        苏策没有跟唐铁客套,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学种植技术肯定没问题啊,他们愿意学我就愿意教……”

        听到这句话,张雷面露喜色。

        “可场地估计不好搞,我不是跟你说过么,过完年我们村准备扩大规模,不少人都在物色新场地,村子附近的地方都快被人抢完了。”

        没地方?

        张雷猛地瞪大眼睛,张家湾就是没有合适的环境才想着去唐家坳种木耳,你不给地方我们上哪种去?单纯学技术有用?

        张雷跟唐铁的关系一般,知道唐铁不会给自己太大的面子,只能求助看向苏策,示意苏策赶紧说话。

        让张雷诧异的是,苏策居然挂断了电话。

        “小……苏书记,你怎么挂了?”张雷急切问道。

        苏策收起手机,“我不挂还能怎样?他的话你听到了,明显是不想给场地。”

        不想给就不要了?

        张雷很不服气,你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劝我呢,为什么不劝劝唐铁呢?

        苏策起身作势往外走,同时说道:“我去唐家坳一趟,你去不去?”

        张雷先是一愣,赶紧起身跟上,边走边给林秀莲和张家栋打电话,让他们一起去。

        三人乘坐苏策的皮卡车直奔唐铁家,路上张雷把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特别嘱咐林秀莲一定要利用好女同志的优势,软磨硬泡也得让唐铁答应给场地。

        “苏书记,要是唐铁能答应,我第一个出钱投资,给我们村的村民做个表率。”张家栋坐在后排表态。

        皮卡车在唐铁家门口停下,四人快速下车涌进院子。

        进门就看到唐铁正在摊晒采摘下来的木耳,唐铁看到几人立刻扭头装作没看到。

        陆百灵看着院子里的几个人,眼神里藏着疑惑,不过还是给几人搬来了椅子。

        “别装模作样了,过来咱们聊聊。”

        张雷亲热揽着唐铁的肩膀,一副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

        唐铁很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木耳,几人分别坐下后,唐铁抢先说道:“我说了,真没地方了,你们要是不信,我带你们去山里看看。”

        “唐村长,这么大两座山,怎么可能没地方呢。”张家栋笑着从兜里掏出一盒芙蓉王,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唐铁,帮唐铁点上之后又是笑道,“唐村长,咱们都是一个村委的,说大一点,咱们都是一家人,兄弟们想跟着种木耳赚钱,你总不能拒绝吧?”

        “唐大哥,我现在还记得昨天苏书记的演讲内容呢,致富是咱们村委共同的目标,在这件事上,你可不能小家子气。”

        唐大哥三个字喊得让人骨头酥麻,接替唐铁晾晒木耳的陆百灵冷冷盯着林秀莲,眼神里带着不耐烦。

        “唐村长,让村民跟你学种木耳的想法是苏书记提出来的,苏书记一心想让更多的村民增加收入。咱们作为村委干部要积极配合,而你身为致富带头人,更应该大气一些,你说呢?”张雷陪着笑脸,主动把苏策扯进来。

        三个人轮番相劝,唐铁却不为所动,只是听到苏策名字时,抬头看了一眼苏策。

        苏策轻叹一声,“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想想你种木耳的初心是什么。”

        一直在屋里看书的唐蕊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走了出来,蹲在陆百灵身边帮忙,两人都是打量着苏策。

        对于苏策,她们不陌生,经常能听到唐铁提起苏策这个名字。

        种木耳的初心?!

        唐铁神色反复变化,最终开口道:“木耳不是随便找个地方都能种的,合适的地方真的不多了,最多十亩山地,再多我们村的人就要闹意见了。”

  https://www.zwydw.com/book/68/68598/37121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