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金牌村长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别把我想的那么厉害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别把我想的那么厉害

        “爷爷,我们回来了。”

        院子外传来稚嫩的呼喊声,苏大强和苏策条件反射扭头朝外看去,视线受阻两人又往外走了几步,这才看到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停在毛爷家门口,车上下来的正是毛展毛达两兄弟的家人。

        看到苏大强,两人点头致意,毛展朝着苏大强走过来,递上一支烟:“工作太忙了,一直没顾上回来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毛展是毛建军的大儿子,岁数跟苏大强岁数差不多,很早就被毛建军托关系安排到县城上班,除了重大节日很少回来。多年的机关单位工作让他身材肥胖,笑容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挺好的。”

        苏大强点头回了一句,“这次回来待几天?”

        说话的时候两兄弟的家人拎着东西进了毛爷的院子,毛达朝这边走来,边走边说,“后天开始就要串亲戚了,明天下午就得回城。”

        说着,又是看向苏策,脸上多了一层笑容,“小策,你爷跟小航说你有快艇,小家伙就记住了,非要闹着坐船。你看明天能不能……”

        “行。”

        苏策答应的干脆,其他的不讲,单凭毛爷的面子也得答应。再说,这本就不算什么事。

        “那行,我们先回家,吃完饭一起喝点啊。”

        对面院子出来呼喊声,毛展转身回家。

        看着这两兄弟回家,苏大强和苏策也转身进院。

        “就在家呆一晚上,年夜饭也不准备……”苏大强摇头叹气。

        这两家回来确实带了不少东西,但都是礼品盒之类的东西,就跟串亲戚一样。这么多人吃饭,让毛爷一个人忙碌准备一下午,这兄弟俩到底怎么想的?

        想想上次毛爷从县城回来时情绪不对劲,苏策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可这是人家自己家的事,苏策不能说什么,也没资格说什么。

        浓郁的香气在村子里飘荡久久不散,不知道谁家率先动手,鞭炮声响起,其他几户人家跟着响应。

        烟雾飘飞裹挟着浓浓的火药味冲入鼻腔,在欢声笑语中年夜饭开始。

        年夜饭最大的意义就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享受温馨和欢乐。所谓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就有这种意思。

        以前在外打工,临近过年总会心生期待,或许是因为今年下半年一直在家,反倒没有那么多感触了。

        不过,今天家里添了新人,这比什么都值得高兴。

        “来,咱们碰一杯。”

        杜月娥率先举起酒杯,招呼另外三人端起杯子,笑容满面道:“祝愿咱们家每个人都身体健康,也希望明年家里再添新人。”

        听到后半句话,苏大强笑得更加开心,顺势对苏策和秦岚说道:“我们四个老人帮你们看孩子,肯定不耽误你们工作。”

        谈到生孩子的话题,让秦岚有些不好意思,苏策倒是没什么反应,仰脖喝酒。

        知道等会还有酒局,没有人敢多喝,将近七点钟的时候,门外传来刘通和田浩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

        两人拉开堂屋门进入,看到桌子上的饭菜还没撤下,田浩略显诧异道:“还没吃完呢?”

        “吃完了,忙着说话忘记收了。”

        苏策说话的时候,杜月娥和秦岚两人起身收拾碗筷,短短几分钟就把桌子上清扫干净。

        田浩坐在苏大强身边,给苏大强递上一支烟,帮忙点燃之后笑道:“强叔,他们说晚上来你家喝酒,让我俩过来打个前站。”

        “来呀,我让你婶子搞几个下酒菜。”苏大强答应的爽快,除夕夜在全村男人来自家喝酒,就当他们给自家守岁了。

        扯着嗓子对厨房吆喝一声,转过头来又对苏策说道,“你毛爷家今天人多,吃饭有点晚,你去看看他们吃完饭没有。”

        苏策闻言起身,刚进入毛爷家院子就听到堂屋传来说话声,走近之后果然跟苏大强猜测的一样,一家人还在吃饭。

        毛建军看到苏策,笑着招呼苏策坐下。

        “不坐了,毛爷,展叔,达叔吃完饭来我家喝酒,他们几个马上就到了。”苏策简单说了一句,就从堂屋出来。

        十几分钟的时间,苏策家堂屋已是坐满了人,茶几上摆放着瓜子糖果,下坝村的成年男人全部都在。

        这些人中,只有毛家两兄弟没来过苏策的新房子,两人坐稳之后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屋里的装饰。农村房子装修一般都是怎么简单怎么来,主要是图个实用,可苏策家的装修效果明显不是奔着实用来的,不夸张的说,甚至比城里的房子都要好。

        毛达看似随意地冲苏大强问道:“强哥,装修搞的挺不错啊,花了多少钱?”

        “达叔,你是没上二楼,二楼比一楼还气派。”

        刘通就抢先回了一句,苏大强脸上笑容更浓,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算家具家电的话,不到二十三万。”

        装修的时候村里人就时不时的过来看看,主要是了解装修材料价格,对苏大强说的数据并不陌生。但毛家两兄弟并不知道这些,毛展和毛达两兄弟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家具家电就在眼前,即便不知道真实价格,也能猜出个大概。

        毛达记得上次送父亲回来时,苏大强说过房子的造价是三十多万,加上装修的钱差不多就六十万了!

        六十万,可以在县城全款买一套户型不小的房子了!

        毛展最先恢复正常,注意到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眼中又是闪过疑惑,侧目看向身边的父亲。

        毛展不知道村里的情况,毛达却多少了解一些,父亲进城一般都会住在自己家,偶尔会提起村里的事情。目光再次转向苏大强,最终落在苏策身上,若有所思。

        “还有一个黄瓜,马上就好了。”

        秦岚放下一盘油炸餐条鱼,顺便汇报一下情况。

        凉拌黄瓜上桌,杜月娥跟屋里这些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带着秦岚一起出门。

        ……

        气氛火热时,电话铃声响起,顺着声音看去,正好看到毛展从兜里掏出手机,对众人笑道:“下属打来的,估计是拜年。”

        毛展在机关单位工作大家都知道,听他这么说,众人立刻收声。

        毛展当着众人的面接听电话,言语中姿态摆的挺高,很快挂断电话,又是对众人笑道:“每年都这样,三十晚上就开始拜年了。”

        插曲过后,众人再次开始吆五喝六,只不过这中间一直听到微信消息的提示音。有人下意识的看向毛展,毛展摇头表示不是自己。

        声音越来越频繁,几乎连成串了,刘通忍不住看向苏策,“是不是你的手机?”

        苏策尴尬笑了笑,掏出手机:“我调成静音。”

        “这么多消息,是不是找你有事?”秦汉生坐在苏策旁边,在苏策掏出手机的那一刻就看到微信图标上显示着红色数字。

        “没事,应该是群发的拜年信息。”

        快速调整静音,苏策将手机装入口袋。

        十二个男人,一箱白酒很快就喝完,每个人都脸色酡红,却没有明显醉意。

        “再搬一箱过来。”

        听到苏大强的吩咐,苏策起身去搬酒。很快,苏策一条胳膊夹着一箱白酒,另外一只手握着手机,将酒放在桌子旁,快步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半个小时后,桌子下面已经堆放了九个空瓶子,却迟迟不见苏策回来。

        “这小子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跟谁打电话能打这么长时间?”田浩扭头看着苏策所在的房间,不满道。

        “这是他家,他能跑得掉?”

        刘通不以为然接了一句,又是笑道:“等他出来让他补上,正好咱们也能歇歇。”

        听到这句话,好几个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平均下来每个人喝了得有七八两白酒,可又都在兴头上,谁也不想主动认输。

        现在好了,小辈提出来休息,那就给他个面子。

        苏大强给抽烟的人发了一圈烟,顿时烟雾缭绕。

        “大强,今天喝了酒,你别嫌我话多。”

        田大春目光炯炯看着苏大强,同时观察着苏大强背后不远处的房门。

        苏大强能感觉到田大春并不是酒劲上头,注意到刘黑娃和张建设也是盯着自己看,就知道这三人估计是商量过了。“你说。”

        毛建军微微低头抽着烟,一副不关心的样子。但毛展和毛达两兄弟却是狐疑看着田大春和苏大强。

        “小策是聪明能干,咱们村能有今天离不开他的功劳,咱们都记得小策的好。”田大春先是夸了苏策一句,紧接着皱起眉头看着苏大强:“人家都说好钢用到刀刃上,我们几个不方便说,你可得跟小策好好说说。”

        田大春说的没头没尾,苏大强猜不到他到底想表达什么,“说什么?”

        “老话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看小策最近干的事情,都是帮别的村子赚钱。”刘黑娃主动接上话,停顿之后又是说道:“咱们村的情况我们跟小策说过,却一直没有准信,现在光看别的村挣钱了……”

        毛家两兄弟听了个大概,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看向坐在两人中间的父亲。毛展压低声音,“爸。”

        “跟你们没关系。”毛爷轻声回了一句。

        “汉生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刘黑娃说完,竟是主动找到秦汉生评理。

        双臂伸开放在放在沙发背靠上,嘴里叼着香烟有一口每一口的抽着,本是放松姿态的秦汉生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随后坐直身体。

        农村族群亲疏很明显,村与村之间的关系也很清晰,再加上流传多年的老思想,刘黑娃的话确实没有毛病。

        肥水不流外人田,说到哪里都挑不出理。

        如果换个人,秦汉生肯定会给予公正的评判,可眼下他们的目标是自己的女婿。迟疑了几秒钟,秦汉生只能呵呵笑道:“话是没错,但你们得相信小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现在他是村支书,帮其他村增加收入属于工作职责,对咱们自己村肯定是亲情,这两样互不影响。”

        今天是除夕,秦汉生不想跟他们几个闹,要是平时,直接就瞪眼怼回去了。

        刘黑娃找秦汉生评理只是一时口快,话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没找毛叔评理了。现在看秦汉生没有拉偏架,赶紧见好就收:“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明白,我们今天说这事,主要是想让小策上上心,多帮咱们自己人操心……”

        咔嚓

        看到苏策从房内出来,刘黑娃直接闭嘴。

        刚才还是热火朝天的,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安静,苏策立刻感觉到不对劲,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笑呵呵地看了一圈,“怎么了?”

        没人说话。

        “你大春叔他们说……”

        苏大强自己也知道田大春他们说的没毛病,板着脸把他们的想法说了一遍,对苏策沉声说道:“当着大家的面,你要有想法就说出来,要是没有注意,那就上点心。”

        苏策听完下意识地看向刘通,刘通赶紧摇头表示跟自己没关系。再看向田大春刘黑娃他们,一个个盯着自己不说话。

        苏策无奈了,怎么就这么心急呢。

        沉默了片刻,苏策缓缓开口:“我真不是不操心,只是一直没想到合适的,你们别把我想的那么厉害。”

        说着,又是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承包水库,谁能想着做生意?咱们都没有做生意的经验,更不知道什么生意能做。帮唐家坳是因为他们那里环境适合种木耳,前期的事情都是人家自己搞的,我就是在合适的时间顺手推了一把。”

        “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随便找个大家都没接触过的事情做,你们敢跟着干吗?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干赔钱了怎么办?”

        毛展轻轻点头,在他看来,苏策这个年轻人还是比较务实的,不像现在大多数年轻人,一个个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是天才,总觉得自己只要干就一定能行。

        刘黑娃他们三人对视一眼,明知道苏策说的在理,却又不甘心被这么打发。

        没等他们想好接下来怎么说,苏策又是开口:“要想找别的生意做,首先得考虑会不会跟卖饭的生意有时间上的冲突,再考虑你们能不能抽出人手去做别的事情,这两方面考虑进去之后,能做的事情是不是更少了?”

        ……

        回到自己家,毛展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爸,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爸,村里的生意很赚钱吗?”毛达紧随其后。

        女人和孩子都没在家,应该是去别家串门去了,父子三人在堂屋坐下,两兄弟眼巴巴地等待毛建军回答。

        毛爷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地把最近发生的主要事情说了一遍,“卖饭赚钱的时候全都乐呵呵的,现在自己不赚钱,就看不得别人赚钱。说白了,就是眼红苏策,也眼红苏策帮的那些人。”

        回答完大儿子的问题,转头看向小儿子,“如果不赚钱,他们能这样?”

        虽然没有得到正面回答,毛达却变得更加兴奋,追问道:“爸,村里的生意是大家都入股,还是怎么算的?”

        毛达的话让毛展眼睛一亮。

        毛建军弹了弹烟灰,左右打量两个儿子,慢悠悠的问道:“你们也想参合一脚?”

  https://www.zwydw.com/book/68/68598/37121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