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金牌村长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奔着年入百万而去的唐铁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奔着年入百万而去的唐铁

        “没有,没有。”

        秦汉生板起脸真心有点唬人,苏策连忙摇头:“姓什么不重要,反正都得喊我爹。”

        苏大强那么老旧的思想都能答应这件事,苏策自然不会让这俩爹不痛快。

        盯着苏策看了一会儿,确定他不是敷衍了事,秦汉生重新换上笑脸,不轻不重的叹了一声,“其实我也知道姓什么不重要,可就是忍不住去想。总感觉吧,有个姓秦的孩子,心里就能多点东西。”

        苏策默不作声,这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根本体会不到。

        看苏策不说话,秦汉生摇头苦笑,“你跟小岚没结婚时,我跟你妈都盼着你俩能好好的,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跟着你总比跟其他人让我们放心。可结婚了,心情反倒不一样了。”

        苏策莫名看着秦汉生。

        “想想自己养的闺女成了别家的人,心里总有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丢了什么一样心里空落落的。”秦汉生语气有些低沉,“要是嫁的远也就不说了,你们不知道,三十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妈吃着吃着就哭了。明知道闺女就在身边,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苏策哪里知道这些啊,听秦汉生这么说,心里也跟着不舒服。脑补出一墙之隔的两人失落,另外一边却是欢声笑语,瞬间就理解了秦汉生的感觉,同时也知道刚结婚那几天秦汉生为什么对自己态度不对劲了。

        苏策也很无奈,那天他想过喊秦汉生两口子过去一起吃,可这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越是节日越重视规矩。

        “要不是你爸主动跟我说这事,我肯定不能开这个口,你别多想。”秦汉生突然笑了笑,神色恢复如常。

        ……

        纵然苏策极力掩饰,依旧被秦岚察觉到了不对劲。

        “早上起来好好的,怎么到我家就不一样了呢?”

        当着父母的面秦岚没好意思问,回到家里之后终于忍不住了,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

        苏策没有隐瞒,把秦汉生说的话挑重点重复一遍,主动避开了马娟三十夜里哭的事情。

        “真的?你同意了?”

        瞬间多云转晴,秦岚惊喜看着苏策。

        没跟苏策搞对象之前母亲就不止一次说过要给自己招个女婿,母亲的想法秦岚很清楚,她自己的态度也是不反对。

        跟苏策搞对象后她就知道招女婿肯定是不行了,好在没出村子离父母很近,这样也能方便照顾父母。

        突然听说这事,她本能的高兴。当然,前提条件必须是苏策同意才行。

        “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又不是老思想。”苏策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再说了,事情是咱爸主动提出来的,他都没意见,我还担心什么。”

        “木嘛。”

        快速啃了一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苏策,“谢谢。”

        ……

        意外解锁的新姿势让苏策很是满意,听到楼下杜月娥的呼喊,这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下楼看到杜月娥和苏大强都是一身崭新的衣服悄悄撇嘴,过年之前秦岚给两家老人都卖了新衣服,却一直没见他们穿过,说什么新衣服就要串亲戚时穿。

        “快点吧,都十点多了,路上还得买东西。”看苏策一动不动,杜月娥没好气地催促。

        “家里烟酒都有,还要买什么?”

        大舅抽烟喝酒,烟酒是最好不过的礼品,说着苏策就要去拿烟酒。

        杜月娥也不拦他,顺势补充道:“烟酒肯定不够,还得买点其他的,让你舅串亲戚用。”

        苏大强在一旁默默抽烟,类似的情况每年都会上演一次,只不过今年推迟了一天罢了。每一次回娘家,杜月娥总是嫌东西拿得不够。以前两人会因为礼品多少起争执,现在条件不一样了,随她去吧。

        一箱酒两条烟,装车之后一家四口快速出发。

        路过张家湾,杜月娥亲自下车挑选礼品,苏策跟着付账。

        张家栋看到苏策,赶紧走过来打招呼,得知他要挑选礼品串亲戚,主动挑了几件价格高的东西放到苏策车上,让杜月娥时不时的斜眼瞪他。

        得知这些东西不要钱,杜月娥看张家栋的目光才柔和一些。

        “不赚钱可以,不要钱不行。”

        苏策不想占这种小便宜,推拉一阵后,张家栋象征性报出两百块钱的价格。苏策知道那几件东西两百块钱肯定买不到,默默估算价格之后给张家栋留下五百块钱。

        “算下来一点都没便宜,还有可能多掏钱了。”上车之后杜月娥小声嘀咕着。

        眼看着就要到杜冰家所在的安置小区了,苏大强突然问道:“小策,小冰的事情你问了没有?”

        苏策嗯了一声,“问过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只要村委同意接收,到时候去派出所登记一下就行。”

        这样的回答让杜月娥很是满意,“等会就把这事跟你大舅说说,让他抓紧时间去办。”

        ……

        “哥,人家给你介绍对象,你咋不去见呢?”

        院子里,唐蕊翘着二郎腿感受着夕阳的余温,搭在左膝盖上面的小腿一晃一晃的,嬉笑看着旁边的大哥。

        唐汉蹲在地上拿钳子绞断铁丝,转身把铁丝捆绑在刚刚做好的架子上面,这些架子是用来晾晒木耳的。

        见大哥不接自己的话,唐蕊将椅子朝唐汉那边挪了挪,让自己正对着唐汉,又是笑道:“大哥,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着急找个媳妇?”

        唐汉抬头瞪了唐蕊一眼,“你是不是闲的没事了?没事就去看书。”

        “哎呀,学习也得劳逸结合撒!”

        唐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唐汉低头干活,从椅子上下来蹲在唐汉身边,“大哥,你是不是还惦记着梅婶家闺女,才不去见面的?”

        唐汉停下手上动作,恶狠狠的瞪着唐蕊。

        唐蕊却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有些得寸进尺道:“哥,你要是真有想法,你去找人家啊。你都不主动约人家,人家能知道你的心思?我跟你说,昨天我见着她了,还聊了几句。”www.99^9)xs(.co^m

        “说什么了?”唐汉抬头看着唐蕊。

        唐蕊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微微抬头继续说道:“她说过完初五就出去打工,今天可是初二了,你要不抓住机会,到时候想也是白想。”

        “什么白想?”

        唐铁和陆百灵两人背着背篓返回,陆百灵疑惑看着唐蕊,不忘把背篓卸下来。

        唐汉给唐蕊使了一个眼色,警告意味很浓。

        唐蕊突然起身,快步来到陆百灵身边,“妈,我哥看上梅婶家的唐琼了。”

        “啪。”

        陆百灵在唐蕊胳膊上拍了一下,“别瞎说。”

        唐蕊装模作样揉着被打的胳膊,委屈满满地说道:“我没瞎说,他前两年就惦记人家,只不过一直不好意思跟人家说。”

        看闺女一脸得意,儿子却是默不作声,陆百灵这才对唐汉问道:“唐汉,你妹妹说的是真的吗?”

        唐汉依旧不说话,闷着头绑铁丝。

        唐铁走到唐汉身边,朝他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有什么不好说的?一点都不随老子。”

        陆百灵不再看唐汉,扭头看着唐蕊,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唐蕊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前年过年我们一起进城玩,我哥偷偷看了人家一路,结果一句话都没跟人家说。”

        唐汉站起身子不满瞪着唐蕊,恨声道:“你闭嘴。”

        唐蕊往陆百灵身后缩了缩,笑得很肆意:“妈,你看,他这是恼羞成怒了。”

        唐汉随了唐铁的木讷老实,唐蕊随了陆百灵的伶牙俐齿。

        对于闺女的话,唐铁两口子并不怀疑,再看唐汉顿时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特别是唐铁,一副怒其不争的口吻训斥道:“是个男人就大大方方承认,有什么怕的。”

        跟唐铁不同,陆百灵没有训斥唐汉,反倒笑吟吟的说道:“唐琼确实不错,年前梅嫂子还跟我说有好几个想要上门说亲的。”

        “说了?”唐汉突然扭头看向陆百灵。

        一家三口齐齐看向唐汉,唐汉有些不自在,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蹲下。

        唐铁和陆百灵对视一眼,这么明显了,应该是真的。

        没人说话了,唐蕊悻悻进屋看书,唐铁两口子默不作声把刚采摘下来的木耳摊开。木耳摊开之后,陆百灵悄悄走出院子。

        唐铁在唐汉旁边坐下,掏出烟盒递给唐汉一支,“现在没人了,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唐汉放下手里的工具,满不在乎的在地上盘腿坐下,点燃香烟抽了一口,“唐琼她妈有点势利。”

        唐铁诧异看了唐汉一眼,随后点头:“你害怕她妈看不上你?”

        唐汉没说话,但表情足以说明态度。

        唐铁不满哼了一声,“咱家是主支,老子是村长,种木耳也是老子种的最多,她凭什么看不上咱家?”

        说着,又是自言自语道:“等几天再扩大规模,到时候咱家也能达到下坝村村民的收入标准。当然了,跟苏策肯定没法比。”

        唐汉抬头看着唐铁,这个名字听说好多次了,听老爹说苏策跟自己岁数一样大,他很好奇苏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老爹如此推崇。

        “你妈去唐琼家了。”

        冷不丁的,唐铁丢出来这样一句话。

        唐汉脸色剧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急道:“谁让她去的?”

        “老子让她去的。”唐铁不满瞪了唐汉一眼,“你自己不敢去说,当老子就得替你去说。”

        面对目光不善的老子,唐汉气势弱了下来,心情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重新坐下眼睛却是不受控制的朝大门口看去。

        天色渐暗时,陆百灵回来了。

        进入厨房,看了一眼正在烧火的唐汉,“你不是有唐琼的电话吗?明天约人家去城里转转。”

        唐汉愣了一下,赶紧点头。

        ……

        苏策有点后悔告诉秦岚可以让儿子姓秦了,连续三天了,她比自己都热衷运动。

        “借钱?”

        刚吃完早饭就接到唐铁打来的电话,苏策有些纳闷,扩大种植规模的事情是年前就说好的,当时唐铁也没表现出多么大的心思啊。怎么现在一开口就要借三十万,还打算拿未来两年的木耳收入做抵押。

        说实话,三十万对苏策来讲不算多,但对于唐铁来讲,就有点疯狂了。

        “我儿子唐汉看上一个姑娘……”

        听完唐铁的解释,苏策本能皱眉,明知道对方有些势利,有必要这样做吗?可他又不好劝说唐铁另寻他家。

        “那你过来吧,正好家里有现金,算了,我给你送过去吧。”

        三十万现金让唐铁骑着摩托车带回去,苏策想想都觉得不安全。挂断电话,让秦岚带上钱一同前往唐家坳。

        路上秦岚问清楚对方借钱的用途之后,也是有些无奈。

        看到苏策过来,唐家坳不少村民都走过来跟苏策打招呼,闲扯了几分钟后,苏策领着秦岚进入唐铁家院子。

        “真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跑过来。”

        唐铁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表情,反倒隐隐有种骄傲之意,顺手指着身边的唐汉给苏策介绍。

        从苏策进门唐汉就一直在打量他,长得比自己好看,身体没有自己壮实,再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

        唐蕊主动给苏策和秦岚搬过来椅子,目光中充满了好奇。

        借钱扩大规模是全家人都同意的事情,一开始只是想着尽量多种一些,根本没想过借这么多钱,关键是除了父亲之外任何人都不相信有人愿意借给自家这么多钱。

        可事实证明,父亲才是对的。

        陆百灵端着瓜子糖果走出来递给秦岚,然后在唐铁身边坐下。

        嗑着瓜子,苏策主动问道:“之前你不是说适合种木耳的山地没有那么多么,又找到合适的地方了?”

        唐铁哈哈一笑,“那不是有张家湾那几个外人在嘛。”

        言下之意,苏策在唐铁心中不是外人,跟其他人可以不说真话,跟苏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苏策抿嘴笑了笑,对秦岚使了一个眼色。

        秦岚会意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打开挎包,露出红彤彤的钞票,全部带着封条,一刀一刀往外拿。

        “这些钱能卖多少木头?”苏策随意问了一句。

        唐铁眼睛盯着秦岚拿出来的钞票,不耽误回答:“昨天我打电话问过供应商了,现在一根木头的价格是十三块钱,我准备买三万根木头。”

        苏策在心里快速计算四万跟木头能产出多少木耳,等他算计明白,再看唐铁的目光就有些不对劲儿了。

        唐铁这是要奔着年入百万去啊!

        捎带着瞥了一眼唐铁的儿子,心情就变得复杂了。

        丈母娘的威力真大!

  https://www.zwydw.com/book/68/68598/371212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