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我修仙者身份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 > 第一章 你还有个一百多岁的曾祖

第一章 你还有个一百多岁的曾祖

        昆仑山脉。

        黑云如盖,电闪雷鸣,霹雳震天,周围天空如末日降临,百年难见。

        三日后。

        天地雷霆异象消散,乌云退却,天清地明。

        昆仑山脉的一个广袤无比地结界中。

        有一个仙风道骨、温润如玉、气质绝伦的男人迅速老去,眨眼变作一满头白发、看似年过古稀,眼睛却明亮如星辰、精神矍铄,仙风道骨的高大老者。

        楚珏缓缓睁开双眼,他感受到身体的老态和体内修为的退步,眼中闪过一丝惊愕地神色。

        他飞升失败了!

        作为地球最强的修仙者,别人化神就能飞升上界。他为了稳妥起见,在灵气浓郁的昆仑山结界中,从化神继续修炼,一路从炼虚、合体、大乘,修到渡劫期,才准备渡劫飞升。

        原本是打算借着这次雷劫,直接飞升上界,立地成仙,成就仙尊之位,飞升上去就是足以震惊一界的大佬。

        他可是通过某些前人修士遗留下来的只言片语,推断出上界灵气也开始匮乏,仙尊几千年都没出现过了。

        苦修数百载,眼看着一朝成功,马上就要去上界继续当大佬了,结果发现上不去了???

        楚珏胸中郁闷,气得都想把地球打碎,挣脱这天地樊笼的束缚,凭借他强大的修为强行飞升。

        可若是如此,那地球上的所有生灵必将不复存在,他于心不忍,忍住心中的冲动,没有打碎地球,强行飞升。

        那就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昆仑山脉遭遇持续两天的百年难遇自然灾害新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闻讯赶过去的抢险救灾队伍也正在扩大当中。

        附近派出所。

        楚珏一袭古袍,仙风道骨,神色淡定地坐在一民警面前。

        一民警问道:“老先生,您自己一个人是如何在昆仑山里居住了这么久的?”

        楚珏道:“这说起来就有年头了,当初那个年代特别混乱,我跟家里人外出避难,路上走散了,一路上颠沛流离,不止怎地就来到这边了。这些年我一直都没办法走出去,饿了就在山里找果子吃,渴了就喝山里的山泉。要不是这次灾害遇到你们,还不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都待在昆仑山里呢。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跟家人后代再次团圆。”

        民警给楚珏倒了一杯热水,满脸的同情。

        “老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您和您的家人团聚的!”

        这时,大厅里的电视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播报。

        一个中年女播音员说道:“据前方记者最新报道,这次昆仑山脉遭遇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型自然灾害,幸运的是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问题。就网络平台众多网友猜测的,会不会是有修仙者在附近渡劫引发的自然灾害问题,目前已有前线人员回复‘这纯属无稽之谈’。这个世界是绝对没有修仙者的!”

        楚珏好奇地看着电视,心想这东西还会说话,出人像?

        绝对没有修仙者?

        楚珏摇了摇头,他就是修仙者。几天前,昆仑山发生的持续了两三天的电闪雷鸣现象,正是因为他在渡劫。

        这次渡劫如果成功的话,他是会白日飞升,去往所谓的仙界。可惜的是,在渡劫的过程中,他出现了一个意外。

        他在渡劫的最后时刻,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对这个世界还有着一丝的留恋。

        或许这份情愫在平时修道的日子里,显现不出来。可是,在渡劫过程中,自身心境上稍微的疏漏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所以,这次渡劫他失败了!

        身体变得老态和修为退化。

        如果他不将这份心境上的留恋遗憾弥补完善,他将可能永远都无法恢复修为和年轻,更不用谈飞升到另外的世界了。

        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那份留恋,其实他也知道是什么。

        是他的血脉后人。

        自从他上次入世感悟人生百态,寻求合体期突破大乘期的契机,他便与一世俗女子相知相恋,成亲生子,有了后代。后来他妻子去世,他感悟到突破大乘期的契机,便斩断了世俗的羁绊,回去昆仑山闭关突破。

        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原本以为他早已放下淡忘。

        可他的心境骗不了自己!

        他心底还是对他的血脉后人有所牵挂。

        这也是楚珏在派出所的原因,他打算寻找到自己的后人,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和遗憾。

        两天后。

        杭城。

        民警很快就楚珏提供的一系列信息,找到了极大可能是楚珏后人的相关信息资料。

        在一个公寓楼单元住户门口,两位民警陪着楚珏敲响了这户房门。

        没多久,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年轻漂亮、身材很好的二十三四岁年纪的俏丽女孩。当女孩看到房门外站着两个民警和一位看起来仙风道骨、须发皆白的老爷爷时,明显一愣,满脸地愕然!

        这时,一位民警拿出自己的证件,说道:“请问您是楚雨晴女士吗?”

        楚雨晴不明所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位民警继续说道:“前几天昆仑山脉周遭发生了百年难遇的自然灾害,您清楚吧?”

        楚雨晴又点了点头,这事这几天网络平台上面传得很热,很多网友都在议论猜测会不会是什么修仙者在渡劫造成的。

        可她就是一普通女孩,也不是修仙者啊!这两位民警找她来说这事干嘛?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就是一普通人,昆仑山脉自然灾害跟我也没关系啊,我不会修仙啊!”楚雨晴郁闷道。

        楚珏看见楚雨晴,第一眼就认出了这肯定是自己的血脉后人,脸上罕见地露出了老怀欣慰地激动之色。先不说他们之间那种冥冥之中熟悉亲切的血脉联系,光看这年轻女孩的长相,就像极了他妻子当年年轻时候名动京城的模样。

        两位民警听到这话也都是笑了,他们也都知道网络上那些猜测谣传的那些内容。另外一名民警笑着解释道:“楚小姐,我这位同事着急心切,没说清楚,这事是这样的。”

        “我们抢险救灾人员在灾害过后的昆仑山脉附近发现了这位在山林里隐居的老人家,而根据老人家提供的一系列资料调查,您可能是老人家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后人了。所以,我们这次来是为了跟您确认这位老人家是不是您的祖上?”

        楚珏这会儿也满脸和蔼慈祥笑容说道:“按照他们调查说的,我应该是你爷爷的爸爸,也就是你的曾祖。”

        “我曾祖??”

        楚雨晴顿时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眼睛!

        “怎么证明?我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人世了,父母也发生意外不在了,这中间差着好几代,dna鉴定恐怕也鉴定不了了。”楚雨晴冷静地分析道。

        “老爷子,您亲自说吧。”

        楚珏点了点头,从长袍袖口里拿出几张照片,递到楚雨晴面前,神情柔和道:“这是我跟你曾祖母年轻时候的照片,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错不了,你跟你曾祖母年轻时候很像。”

        楚雨晴仔细看着老人手中那一张黑白照片,这是一张很有年代感、一男一女的合影。黑白照片上面,男人气质绝尘、高大俊朗,穿着一身古装;女子穿一件白色长裙,婉约动人、美丽贤惠,眉眼带笑,满是柔情地看着身旁男人。

        楚雨晴呆呆地看着这张老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年轻女人跟她长相有七八分的相似!特别是她那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隔着这张年代久远的老照片依然能感受到当时的浓浓爱意和满满的幸福感,像极了嫁给了爱情。

        “这真的是我的曾祖母吗?”

        楚雨晴满脸动容,看着照片上这个幸福的女人,不知为何心里莫名感动,眼眶微红。

        每一个能够嫁给爱情的女人都是令人羡慕和向往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极有可能就是自己年轻时候的曾祖母呢。

        楚珏心中愧疚道:“是的,孩子。”

        旁边民警也道:“楚小姐,在看到您本人样貌后,我们基本可以确认,楚珏老先生就是您走失在外的曾祖。”

        楚雨晴连忙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搀扶着楚珏往屋里走,“老先生,您先进来坐会儿,我再去找找家谱确定一下。”

        楚珏在楚雨晴和两位民警的搀扶下,走进房里。他坐下之后,打量这间房子的大小,忍不住道:“你就住在这吗?这房子这么小?”

        楚珏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就感觉到头了,心里忍不住更加愧疚,叹息一声。

        这房子还没他以前住的院子的茅房大呢!

        一旁的民警给解释道:“老爷子,现在不同了!这里跟山上不一样。这的楼盘算是全市最好的了,一平方待三四万呢,这房子有个一百来平,不小了!”

        楚珏听的摇摇头,道:“想当年叭国联军进京城,老爷子我年轻那会儿住的可是亲王府!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他当年离开的时候,可是给儿子留下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啊!

        楚雨晴正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本家谱。她听到老爷子刚才的话,愣是没反应过来,道:“老爷子,您今年高寿了?叭国联军那会儿是哪一年啊??”

        她感觉自己是在听历史故事!那会儿距离现在最少都有一百年历史了吧?

        楚珏搓着自己洁白的长须,不好意思道:“这事我也记不太清,在山里我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时间久了也就忘了哪天是过年了。”

        一旁坐着的民警开口解围,道:“根据我们了解推算,老爷子今年可能一百四十多岁了。楚小姐,你别这副表情,一开始我们也都不相信,可事实摆在这里。”

        楚雨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百四十多岁?

        就这状态?

        这出去说六七十岁都有人相信啊!

        本来她对“曾祖”这个称呼还没啥太清晰的概念,现在一下有代入感了。

        特别是听到老人家说自己在山里过了那么多年,身边连照顾他的人都没有,她心里莫名就感觉心疼。

        接着,她当着两位民警和楚珏的面,打开那本家谱,先是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后往上看。

        “楚天阔-楚云龙-楚珏”

        “老爷子,您是叫楚珏吗?”楚雨晴一双美目紧张地问道。

        楚珏满脸笑容,点点头,“对!我儿子叫楚云龙。”

        楚雨晴双手微微颤抖,看着朝她微笑的老人,眼眶逐渐红了。

        这时,家谱里一封泛黄的信封掉在了地上。

        楚雨晴连忙捡了起来。

        她是第一次翻看家谱,这封信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只见信封正面是几个毛笔字。

        “楚家后代儿孙启!”

        看到这毛笔字,楚雨晴猜测可能是她爷爷的笔迹,因为只有他爷爷那个时候还经常用毛笔写字。

        楚雨晴拆开信封,快速读完这封信的内容,脸上的激动表情更加明显了!

        这封信确实是她爷爷留下来的,信上说,她爷爷一直坚信当年离家为求道而走的父亲,依然活在世上,他希望楚家的后人能够找到他的父亲,膝前尽孝,帮他完成这个心愿,那么他九泉之下也能含笑了。

        这封信的内容并不多,但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爷爷对于曾祖的那份崇敬和愧疚。

        信封里还有一张黑白照片,正是楚珏刚才给她看的那张男女合照。

        这下,楚雨晴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了!

        她抬起头看着满脸慈祥笑意的楚珏,眼泪夺眶而出,这个老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至亲亲人了!

        她从小爷爷奶奶就过世早,父母也在她刚满二十岁那年就意外去世。她一个女孩那么年轻就要学会独自面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里苦闷的时候,连个牵挂寄托的对象都没有。

        突然,她缓缓跪倒在地上,跪在楚珏面前,泪水模糊了双眼,难以控制的更咽起来,仿佛这几年受到的全部委屈统统又涌上心头。

        “曾祖,以后小晴给您膝前尽孝、给您养老送终!您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楚珏欣慰的抬手摸了摸楚雨晴的头,柔声道:“以后有什么委屈都和曾祖说。”

  https://www.zwydw.com/book/69/69775/37867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